老头,我给你弹首曲子吧!

时间:2022-05-31 20:34:35 考试作文 我要投稿

  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们的生活逐渐被一些新名词湮没:快餐、快递、快车……似乎所有行业的所有人都在追求快,日常生活如此,任何事物皆如此。

  “都教了你多少遍了!还是学不会!进步这么慢!隔壁初学的小孩子学的都比你快!”学习小提琴的第七年,这话也便听了七年。

  学习小提琴本是因心中喜欢,每当看着电视机里的演奏家一手娴熟地摁弦换弦,一手扬起琴弓的英朗身姿,不禁为舒缓悠扬的旋律而心悦,心中是说不出的欢喜和羡慕。

  初心却不知在何时变了。一遍遍地练着左手技术、右手弓法,似乎手上速度越快就代表着技术越好,手不停在琴弦上翻转,心中只是一味地想着快点,再快点。学习曲子成了任务,只追求快速学成,却不求精,更全然不知其中的乐趣。我喜欢的曲风是何时从舒缓的小夜曲变成了激进的进行曲?

  一离开琴行,已是深夜,踏上石油柏路,脚下步伐就控制不住地快起来。喧闹的马路,七彩浮华的繁灯,亮的刺眼,心却是灰蒙,天也是灰蒙,死气沉沉如失了生气的死鸽羽毛,残破不堪,匆匆的脚步不带一丝人情味。我的生活怎么成了这样?我终于意识到。

  冥冥中似有人指引,我换了条小巷回家,小巷与外面似是两个世界,数米之隔却觉得眼前颠覆,昏暗无光的巷中只有一点点月光斜洒入一角,寂静无声。步步近巷尾,才听得生脆的声音从巷尾传来。“嗒!”勾人心弦。“嗒!”动人心魄。“嗒!”声音渐近了。

  借着月光才见得是个白发老人在敲木鱼,身前摆着个面摊。“姑娘来碗面吗?”老头抬头热情的问,面目慈祥。我点了头。出乎我的意料,老头没有拿出机器切的面,而是一团光洁的面团。“面啊,还是自己搓、自己切的好吃。”老头察觉了我眼中的惊诧,“姑娘第一次来吧?是听见木鱼声来的吧?”我微笑道“是”。“我这摊子啊位置不固定,老顾客想吃,又是深夜,不好吵着邻居,才想出了这个招。”老头手下动作很慢,却看得出娴熟,这样寂静的夜,映着清脆的木鱼声,我竟觉得有种独特的意境与魔力。

  面终于好了,老头陪我坐下说话,手上木鱼声不停,舒缓而有力。

  “姑娘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啊?”老头关切的问。我告诉了他我拉小提琴的事。那样寂静的夜,昏黄的灯光,淡淡的月光,轻轻的木鱼声,一老一少的身影映上石阶,或急或缓的语调,偶或一两声鸟鸣,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……

 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?这样恬淡的日子似是记忆最深处的,令人心生温暖,亲切而怀念,身边一切事物似乎都有了新的定义,一切都不同了,却都是暖人的,惬意的……心头倏地涌上一股旋律,是什么呢?记忆深处追寻许久,方恍然大悟,是我学小提琴的第一首曲子啊!那样舒缓的节奏,优雅的音符,令人心舒,是我的初心啊!我似一瞬间忆起了初学琴的欢喜,我如一瞬间领悟到了人生哲理,有种豁然通透的感觉:只有慢下来,才更能领会人生的美妙与精彩之处。

  “老头,我给你弹首曲子吧!”我笑道,“我给你弹我学的第一首曲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