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采

时间:2021-09-23 12:47:00 初二作文 我要投稿

又是新年,在母亲的催促声里,我极不情愿地踏上归乡的路途。

一路崎岖,岩石乱壁参差不齐地攀附在皑皑山峰上。寒冬冷风,肆虐席卷,仿佛要把所有事物都凌迟一番。望着这“斗折蛇行”的山路,悻悻地扫视着窗外铺陈开来的景致,我不禁思绪万千……

印象中的故乡总是不尽人意。瓦房,枯田,陈社,烂路,被极力整合在一起,瑟瑟缩缩地抱成一团,显得唐突奇怪且难以合群。天空总是绛青色,乏善可陈地平铺直叙,似一张单调茫然的油纸,局促地立足在人上头,甚是无趣。这乡间的人一样叫人提不起精神,或许是生活所迫,一个个像是被摄魂取念后的空躯,来回轻飘飘地游荡,眼底是不见尽头的漆黑与波澜不惊。除了平淡无味,我找不出任何其他格调。

渐渐迫近,天际交织着绛青与血红。——这就是故乡早晨的天空,我对这些不规则的色块油然升起一股厌恶之情。恍惚中下车,确实还是那个病恹恹的入口,几棵老树兀自立着。

倏地,好像有什么东西刺激着我:

眼前的硬化路平坦规整如被刷洗一新,远处传来神社的喧天锣鼓很是有力。瓦房虽还是规规矩矩地杵在那里,可眼前舞动的一排排彩旗一束束丝带,让人感觉神采奕奕,就连那昏暗沉闷的老屋也如满头插花的老妪身入少年场,憨态可掬。

我大惊,这山村什么时候这般神采焕发起来?

山们深深地嵌进朝霞,天际的色调已经完全晕染开来,太阳在神秘朦胧中若隐若现。我突然发觉这绛色的天空有了太阳的点缀,竟如江南水乡般风情万种起来。这是重拾生活韵律的地方!这是生命的新希望!我仿佛能感受到她在一张一翕地鼓动,她在欢乐地颤抖。我审视着,咀嚼着,体味着,仔细感受她的变化和风采,像在哭墙面前朝圣的信徒,虔诚而热忱。

正沉醉于遐思,迎面走来了几个谈笑风生的乡亲。他们身披朝霞,裤脚紧扎,不像以前宽松懒散;面部也硬朗许多,棱角分明的脸上洋溢着劳动者才有的踏实、自信和希冀的微笑。哦!这不就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那几个……我正琢磨着他们的名字,他们已在我面前站定,一个个挺立如松,犹如这山的精气神统统被他们锁进了体内,储蓄着大自然的伟力。“你就是村头那家的孩子吧?”他们黝黑的脸上浮动着殷殷笑容。我倍感亲切,笑着回应:“是我。”顿了顿,扫视他们一圈后,“你们怎么都这么精神啊?这村庄也是……”他们大笑起来了,浑厚的笑声几乎撼动天地,直击胸膛。真奇怪,虽是寒风刺骨,我却觉着春风扑面一般。

“今年县里来开办‘风采村庄’活动,你们看看这治理后的样子,多讨人喜欢!人也就精神起来了。”

“风采村庄?”

“是呀,县里来把道路都整修了,土地流转承包了,还有农村津贴,大家生活都富足了,不像以前……”他们笑着乐着,双手因激动跟着不停地比画。攀谈中,我渐渐明晰我的感觉——没错,村民的风采回来了,村庄的灵魂也回来了!这里不再是我梦中那“蓬断草枯,凛若霜晨”的农村老家了!

太阳已经完全拨开了云雾,光影徜徉在这略带寒意的村庄上方,跳跃着,喧闹着,给山村镀上了一壁金黄。乡亲们也都起来了,村庄渐渐热闹起来。

山峦叠嶂,炊烟袅袅,故里重明,顿失暗殇。

十年后,故园重游,蓦然发现,这次她苏甦过来,用自己该有的方式向我们展露她赓续的新风采。